补贴没了,估值80亿的知豆电动车也倒了
2019-12-19 03:32:13
来源:河北悠活
作者:河北悠活
点击:137次

补贴没了,估值80亿的知豆电动车也倒了

  靠政府补贴、关联交易,知豆电动车累计卖出10万辆、估值80亿。(视觉中国/图)

  (本文首发于2019年4月4日《南方周末》)

  靠关联交易卖车、靠补贴赚钱,是知豆的生存秘籍。但随着政府补贴的退场,这种发展模式很快就难以为继。

  如果以平均每辆车6万元的补贴计算,知豆在2017年底前卖出去的10万辆车至少可以拿到60亿元的政府补贴。

  2019年3月,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豆”)平均每两天要应对一起诉讼。来自全国各地的供应商们纷纷将其列为被告,对簿公堂,过去一个月里,共有14起案件开庭,涉及金额近六亿元。

  知豆曾经很火,2017年底就累计销售超过10万辆纯电动汽车,2015年成立时估值10亿元,2018年初估值飙升到80亿元,并先后获得双林股份(300100.SZ)、吉利汽车(0175.HK)、多氟多(002407.SZ)三家上市公司投资。

  过去一年中,中国新能源汽车整体销量首次突破100万辆,但知豆却开始走下坡路,销量骤减、裁员、欠薪、欠款、诉讼接踵而至。

  靠关联交易卖车、靠补贴赚钱,是知豆的生存秘籍。但随着政府补贴的退场,这种发展模式很快就难以为继。在新能源车企中,像知豆这样的模式并不鲜见。

补贴没了,估值80亿的知豆电动车也倒了

  2016年、2018年知豆汽车的上牌销量中,以公司名义购买、用于租赁的牌照分别占比为53.19%和45.88%。(视觉中国/图)

  靠关联交易卖车

  早在2015年,知豆刚刚成立,就卖出了惊人的3万台车,知豆D2成为当年中国销量最高的纯电动乘用车。这一奇迹的背后,是关联交易。

  浙江省宁海县人民法院在2017年9月29日的一份判决书,揭开了知豆电动车关联交易的一角。

  这一诉讼的起因,是宁海知豆电动汽车销售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豆销售公司”,为知豆公司持有100%股权的孙公司)起诉其宁波地区经销商宁波市浩天汽车销售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浩天公司”),要求其归还1128辆车的地方补贴资金约4124万元。

  这笔总价约8341万元、发生在2015年年底的销售订单,买方是一家叫做宁波轩悦行电动汽车服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宁波轩悦行”)的出行企业。浩天公司则是这起交易的中间商。

  宁波轩悦行的出行品牌叫做“小灵狗”。当时小灵狗资金不足,知豆销售公司主动借给它8500万元。

  知豆销售公司为何如此慷慨?工商资料显示,知豆与宁波轩悦行的股东多有重叠,互为关联方。

  宁波轩悦行的股东、法定代表人蒋阳川,与知豆股东、法定代表人鲍文光是多年合作伙伴。蒋阳川2015年8月25日之前曾任知豆公司全资子公司山东知豆董事,现仍担任知豆公司第二大股东新大洋机电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大洋集团”)子公司山东新大洋机电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该公司主要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鲍文光。

  宁波轩悦行董事长胡钢,同时也担任知豆的监事;此外,叶维列同时担任这两家公司的监事。叶维列的另一个重要身份是浙江吉利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利集团”)监事,职务为投资总监。

  吉利集团及其实控人李书福父子是这两家公司的重要桥梁。经吉利集团内部两次转手,知豆目前的单一最大股东,是吉利集团(宁波)有限公司,这家公司由李书福个人持有100%股权。通过多层股权穿透,吉利集团实控人李书福之子李星星,间接持有小灵狗公司股权。

  小灵狗公司也公开在吉利集团名下开展投资活动。据《海南日报》报道,2018年年中,吉利集团与海南省农垦投资控股集团有限公司签订协议,在海南落地小灵狗出行、曹操专车、甲醇汽车等业务时,小灵狗公司的对外身份是吉利集团旗下公司。

  根据小灵狗官网的信息,目前它已经在全国21个城镇落地,运营车辆逾4.6万辆,主要车型为知豆D2和北汽EC180,外界无法得知知豆在其中的占比。一位小灵狗商务人员告诉南方周末记者,以前小灵狗网点的主要车型是知豆,但现在以北汽EC180、奇瑞小蚂蚁为主。

  这样的关联交易还有很多。

  2017年底,上市公司多氟多宣布战略入股知豆汽车,随后支付了4900万元投资款,持股比例为0.6125%,这意味着当时知豆公司的估值已去到80亿元。

  宣布战略投资时,多氟多承诺每年将从知豆公司采购1万台安装有多氟多电池的新能源汽车。2017年12月,其全资子公司果然购买了2614辆知豆电动汽车,价值1.07亿元,用于出行租赁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