乡村治理如何向院坝延伸
2021-05-06 19:47:30
来源:河北悠活
作者:河北悠活
点击:71次

乡村治理如何向院坝延伸

2021年3月24日,奉节县平安乡文昌村,村民在田地里劳作。该村不断激活资源要素,发展富民产业,村民参与村庄建设的积极性不断提高。记者 谢智强 摄/视觉重庆

乡村治理如何向院坝延伸

武隆区白石村菜地湾法治大院。记者 王亚同 摄/视觉重庆

乡村治理如何向院坝延伸

北碚区东升村杨家院坝里的村规民约。记者 王亚同 摄/视觉重庆

  核心提示>>>

  乡村治理是国家治理体系的重要组成部分,是实现乡村振兴战略的基石,夯实乡村治理根基意义重大。

  当前我国农村正从传统社会向现代社会转型,经济社会和传统文化差异显著,乡村治理存在不均衡、人才缺乏、参与度低等问题,治理能力水平亟待提升。近年来,国家逐渐将社会治理重心向城乡社区倾斜,打通社会治理“最后一公里”。

  在重庆,乡村治理正在党建引领下向纵深推进,部分区县因地制宜推动有效治理向更基层延伸,一些村庄涌现出依托院坝、小院等为治理单元,实现自治德治法治各有侧重又有机融合的现象。

  乡村治理三大难

  人少、钱少、事情多

  “中青年外出务工、经商,村里走出去的人基本上只有逢年过节才回来。这几年,在城里买房、上学、就业的村民也越来越多,加快了村民外流。”来自渝西地区某镇一党委书记直白地告诉重庆日报记者,留不住人的乡村首当其冲面临着“谁来治理”的问题。

  谋取效益更好的工作、追求更好的生活方式……没有主导产业支撑的“空心村”满足不了,充满活力的人走了,乡村治理缺乏可持续的韧性。

  “这些年,村里基础设施、产业发展都不错,村民收入上来了,但村里的问题却不少,夫妻失和、邻里矛盾、被骗钱的、打麻将的、摆酒的、乱占地搭违建的,我们都要管。”中心城区某村党支书坦言,村社干部手头要处理的事情越来越多,“活多事杂收入偏低,一些情况只能是应付了事。”

  在走访中记者发现,不少村便民服务中心摆放的宣传资料多达十几种,涉及乡风文明、村规民约、电信诈骗、垃圾分类、学习教育等等。乡村治理过程中的新情况,让循惯例照搬的村社干部无所适从:“像电信诈骗、对老年人的传销,这些我们怎么管?”一村干部无奈地表示。

  此外,因集体经济规模小,不少村庄在公共服务、村民福利方面投入不足,村民对集体存在感下降,对公共事业不关注、少参与;公共文化活动开展少、传统人际关系淡化等,导致村庄整体凝聚力和村民归属感不断下降,参与乡村治理积极性不高。

  依托产业共治乡村

  清明时节,行走在北碚区柳荫镇东升村杨家院坝外,葱郁的香柳迎风飘摇,远处高架于空中的渡渠古朴壮观,白墙黛瓦的民房错落有致,厚重的土坯房被改造成民宿,曾经的猪圈成了乡情展厅。小小的院坝,承载着满满的乡愁,吸引了一波又一波的游客。

  “没想到我们这里一下子成了引领全村人发展的希望。”嫁到杨家院坝30多年的冉明菊高兴地告诉记者,因不远处的空中水渠几年前意外成为网红打卡地,村里选择位置最好的杨家院坝进行房屋风貌提升,利用土坯房打造民宿、茶馆和接待中心,美化提升环境打造了“柳巷竹巷”特色院坝,吸引了不少游人来村里。

  以前在外做建筑工的冉明菊,瞅准了商机,回村利用自家的老房子与别人合伙建了农家乐饭馆。“每天能接待两三桌,周末还要翻倍。”依靠餐饮加上销售当地稻米、土鸡、猕猴桃等,冉明菊每月收入将近4000元,相比以前辛辛苦苦搬砖,现在轻松了不少。

  “我们今年到目前已接待游客2万多人次,旅游综合收入估计超过了200万元。”东升村党总支副书记王琼玲介绍,在杨家院坝38户居民中,像冉明菊这样做起农家乐餐饮及民宿生意的还有7家,还有不少人经营小卖部、农家土货电商,生意做得红红火火。

  乡村旅游产业从无到有,让杨家院坝居民倍感珍惜,更带来乡村治理的可喜变化。

  院坝里成立了产业发展党小组,在村党总支的领导下布局配套产业;共同的事业,让村民交流更为紧密,矛盾纠纷基本消失,更多心思花在了如何留住游客上。为保持环境卫生,院坝里自发成立了志愿者队伍,每天轮流值班打扫卫生、开展垃圾分类,还定期组织最美庭院评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