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史话】马赛假球案
2021-10-05 13:00:00
来源:河北悠活
作者:河北悠活
点击:62次

体坛周报全媒体记者 孙奇

回顾刚刚去世的马赛主席贝尔纳·塔皮在足坛闯荡的履历,1993年的假球案无疑受到了最大的争议与舆论关注度。法国足坛并非白璧无瑕,著名的丑闻先例包括巴黎圣日耳曼俱乐部1978年在体育场建立双重售票系统(门票收入的一部分流入球员腰包,却没被俱乐部记账)、1982年曝出的圣埃蒂安黑金交易事件。然而这些丑闻的劲爆程度在马赛假球案面前依然相形见绌,后者在极大程度上导致了塔皮个人帝国的崩塌。

事发:欧冠背后的污点

事件的一切焦点发生在1993年5月20日。六天之后,马赛队将在慕尼黑迎来与AC米兰队的欧洲冠军杯决赛;而这一晚,他们将在主场对阵作风顽强的瓦朗谢纳,此战将决定当赛季法甲冠军的归属。当时的马赛面临两条军令状:拿下瓦朗谢纳,确保将联赛冠军收入囊中;在冠军杯决赛来临近之际避免伤病。   

马赛队在本场比赛中派出了全替补阵容,以1比0击败对手,锁定了当赛季的法甲冠军。很快,一条令人震惊的消息迅速发酵,使这座锦标蒙上污点。瓦朗谢纳后卫格拉斯曼向媒体披露:比赛前一天,马赛球员埃德利与俱乐部总经理贝尔内斯向他与另两名瓦朗谢纳球员行贿50万法郎(约合7.8万欧元),意在“高抬贵脚”使马赛实现既定目标。同时格拉斯曼表示自己拒绝了这笔钱,但两名队友罗贝尔、布鲁查加选择了收下,但很快遭到了他们的否认。

由于整个法国都在关注马赛队在慕尼黑的冠军杯决赛(最终以1比0获胜),因而格拉斯曼的言论并未在第一时间引起注意。而在幕后,国家足球联盟(LNF,职业联盟前身)认为关于假球的指控足够构成腐败,并向瓦朗谢纳的检察官埃里克·德·蒙戈尔菲耶提起诉讼。

本案首先由检察官贝尔纳·贝菲展开司法调查。6月24日,调查迎来重要进展,马赛球员罗贝尔由于不堪重负承认了收受25万法郎(约合7.9万欧元)的事实,随后与妻子被拘留。令人惊讶的是:他将这笔钱放入一个与马赛会计部门所用相差无几的信封,藏在了他的姨母家花园中!而另一位当事球员布鲁查加名气更大,这位1986年世界杯冠军成员也对受贿事实供认不讳。然而在证据尚未完全明确的情况下,行贿者贝尔内斯与埃德利对指控予以否认。

发酵:塔皮的三连错

马赛俱乐部铸成大错已成事实,但检察机关想要证明老油条塔皮的个人罪名却绝非易事。塔皮这位在商界浸淫已久的老手自信:有强力的政治支持,他将会免于处罚。然而他此后多次犯错,首先是低估了检方的能力,并邀请蒙戈尔菲耶进入其办公室。当晚,这位优秀的检察官意识到:塔皮此举是在给自己一个下马威。但他并未被吓倒,而是愈发动力十足。

塔皮的第二处错误是占据了过多的媒体话语权,马赛主席工于在镁光灯下虚张声势,蒙戈尔菲耶意识到拥有庞大话语权对本案是一个重大难点。尽管塔皮加以指责、施以恐吓,蒙戈尔菲耶并未就此退缩,二手与同事贝菲继续专注调查、逐渐挖掘出更多真相。

a9fc57ae54b10a69a6955be618595afa.jpg

在法国这一拥有厚重体育底蕴的国家,从未有一桩体育圈丑闻引起如此轰动:此案除体育外牵涉到司法与政治范畴。马赛当地居民对此震惊不已,他们宁愿相信自己支持的俱乐部只是阴谋的受害者,然而事实击碎了他们的幻想。

当年7月6日,令人震惊的“案中案”爆发:时任瓦朗谢纳主帅普里莫拉茨声称塔皮企图向他出价50万法郎,以换取马赛无罪的虚假辩护。普里莫拉茨表示,两人的会面发生在6月15日下午大约3时,地点在塔皮办公室内。这一事件的泄露让塔皮尴尬无比,随即矢口否认——毫无疑问,这成了他犯下的第三处错误。从事后看,如果他承认此次会面但否认向普里莫拉茨行贿,检方可能会因为缺乏足够证据而终止进一步调查,但他的做法无异于火中取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