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云杉:教育成为稀缺机会分配的代理者
2019-11-30 10:32:17
来源:河北悠活
作者:河北悠活
点击:132次

【核心提示】由搜狐教育与LIFE教育创新、国家图书馆、单向空间联合推出的“为生活重塑教育”系列演讲会第二场于3月28日举办,沙龙的主题为:从应试教育突围——教育与生活。以下为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刘云杉的发言:

刘云杉:教育成为稀缺机会分配的代理者

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刘云杉在沙龙现场演讲

此稿件为独家整理,转载请注明出处,违者必究!

知识改变命运?一个悖论

刚才讲了应试教育在中国打而不倒。什么是人民满意的教育?以前要求有学上,今天要上好学;既要学的轻松,给家长减负,同时又要学有所获;要求所学的知识兑现率高,有很更好的机会、更有竞争力的文凭。教育行政部门减负,家长着急了,培训机构高兴了。我们要思考,温情的、人本主义的家长为什么变成急躁的功利主义者。

教育均衡化是我们近年来政府工作的重点,我们应该认真面对为什么重点中学、精英学校一直持强凌弱,优质资源垄断?精英学校的存在是民主和特权,是符号政治和资源配置的在现实中的展开。在这样一个精英教育环境下,具有竞争力的学校被严格限定在一个狭小的范围,或者说被高度垄断。我们看人民投资教育的基本的民意是什么?通过知识改变命运是一个基本的期待。在这个期待里面,什么是人民满意的教育?人们希望教育机会均但不接受教育的失败,期望教育有高兑现率,但这里有一个根本的悖论:打出教育公平、教育机会均等的旗帜,但其有是僭越别人、超克他人的个人主义的竞争心理。

中国教育现状:为竞争而学

改革开放三十年以来,中国社会取得了巨大的成就。社会各阶层习惯了这种向上流动的速度,视之为常态。而这种向上流动的激情遭遇了社会结构的日趋稳定,发展趋于平缓稳定,这是一个瓶颈。在这个过程中,教育是这种向上流动的路径依赖,这会加剧过度教育的严重程度。独生子女的家庭结构让家长们不允许失败,不接受平庸。在此民意民心下,教育不再是教育,教育是家庭财产、家庭的地位的保障机制。

中国家庭教育在为竞争而学,中国学校教育在做什么呢?是让所有的孩子都一样的好。我们在反复的训练中消灭了差生,我们训练乌龟跟兔子一起赛跑,还不允许让他们失败。乌龟不能输给兔子的游戏规则意味着什么呢?意味着否认龟兔之间有自然禀赋的差异,意味着在乌龟中建立对兔子的崇拜,对自己的否认,同时不再认识与反思赛跑规则的不正当性,建立对秩序的认同,对自己命运的接受。不允许乌龟失败,是因为一旦明显失败后,这场游戏就不再能玩下去了,如此,也绑架了能跑得快的兔子,这也可以回应钱学森之问,最后只会造成整体平庸!

展开全文

“最好”让“好”变糟,教育成为稀缺机会分配的代理者

现在的教育过分强调“最好”。因为“最好”意味着存在“位置性的商品”,物以稀为贵,拥有者越少,它的符号效应越强,它能让“好”变得糟糕。于是出现一个问题,如何在大众教育中保持精英文凭的可识别性、可交易性?有人选择更高学历的教育,或者把孩子送到海外去接受不同的教育。

今天的中国教育,筛选功能捆绑了培育功能。在中小学减负背景下,筛选和培育离奇的分离了,在学校里很轻松,真正选拔的权利搁在培训机构里了,培训和筛选离奇地分开了,筛选的权利让渡出去了。于是家长们更着急,接着做更多的教育投入。

我们寄希望于以教育机会均等来实现所谓的底线平等,这同样是一个悖论。教育的平等只能在一个社会政治权利、经济权利和社会权利都比较均衡的前提下才能比较好的实现。如果后者不能得到很好保障,仅仅希望通过教育的权利,教育机会均等的薄弱力量来推动社会诸多层面的公平,实现所谓底线平等,无异于螳臂当车。这时,教育呈现一个显性功能——人们期待教育成为夷平社会阶层的利器,人人通过教育提升地位,其后却是做“人上人”,这就出现了个人主义、机会主义的竞争,教育公平看似社会团结和社会整合的基石,实质仅靠教育公平维持的社会底线公平导致教育竞争、导致过度教育,甚至社会分裂。在此之后,还有另一个隐性功能,在民主社会中,政治层面上的民主参与动员,经济层面的投资收益诱导,让越来越多人卷入竞争——不管是兔子,还是乌龟,都来比赛跑步。这是一场诡异的赛跑中,教育已经不再是教育,教育既是冷酷且功利的稀缺机会分配者,更用一套充满正能量的心理按摩术,化解种种怨言疑惑,维持着人们对规则的信任与服从。教育被彻底异化了。

刘云杉:教育成为稀缺机会分配的代理者

沙龙嘉宾: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杨东平(右二)、北京大学教育学院副院长刘云杉(右一)

教育务本:因材施教